当前位置: 首页 >  精选美文 >  邻居二婶 >

邻居二婶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精选美文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20年07月03日 18:18热度:178℃

(一) 邻居二婶,四川人氏,是母亲从路上捡来的。1990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母亲给玉米施肥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黑瘦的女人,大约30来岁,座在大路边,倚着一棵大树。 母亲也没有在意,突然,这个女人有气无力地说:大嫂子,行行好,给点吃的吧! 大妹子,这前

  (一)


  邻居二婶,四川人氏,是母亲从路上捡来的。1990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母亲给玉米施肥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黑瘦的女人,大约30来岁,座在大路边,倚着一棵大树。


  母亲也没有在意,突然,这个女人有气无力地说:“大嫂子,行行好,给点吃的吧!”


  “大妹子,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上哪儿给你弄吃的去呀。”母亲说着,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头发散乱,脸色黝黑透着苍白,衣衫褴褛,显然是个逃难要饭的。


  “大嫂子,给我找个地歇一晚上吧,我老些天没吃东西了。”


  母亲听说,社会上有许多骗吃骗喝骗财的骗子,有点担心是个女骗子,“大妹子,我给你两块钱吧,你看我们老农民,也没有多少钱。”


  “老嫂子,我要钱啥用,只想填饱肚子,你就行行好吧,让俺在你家住一晚上吧!”


  “这……这……”母亲有点犹豫不决。


  “老嫂子,你放心,我绝不是骗子,住一晚上我就走。”那个女人也许看透了母亲的心思。


  母亲是个乐善好施的人,心想,就这么个瘦弱的女人,即使是个骗子,也兴不起大风大浪,小心点就是了。


  (二)


  就这样,母亲把这个女人领回了家,母亲发现,这个女人左腿有残疾,走路向外歪,是个跛脚。想不到,后来竟成了我的二婶。晚饭中,女人说,她是四川人,家中有一个丈夫,一个女儿。可想不到,丈夫上年去山中打柴,不小心跌入山沟摔死了;可不到一年,她出去干活,一把大火,家没了,女儿也被烧死了。她无亲无故,听说东部生活比较富裕,于是就到这儿逃荒要饭了。女人鼻子一把泪一把,泣不成声。


  母亲突然想起,邻居金生叔叔由于家庭贫穷,将近40岁还没有成家,何不将这个女人介绍给金生叔叔。父亲、大哥、大姐都赞成,于是母亲就高兴地一路小跑找金生叔叔去了。


  (三)


  金生叔叔弟兄四个,排行老二。1.60米的个头,相貌一般,人送外号“二泥胎”,从外号就可以猜测出金生叔叔是个三等“残疾”,再加上弟兄们多,家庭贫穷,没说上媳妇,打了光棍。可金生叔叔,是个出名“泥水浆”,垒墙从来不用尺子,经他的手摆的屋瓦,没有漏水的。虽然没结婚,但是凭借他的手艺,挣了不少的钱,盖起五间大瓦房,三间配房,一个气派的大门。


  母亲把金生叔叔领到了我家,相了相“媳妇”,居然相中了这个跛脚女人,反正有总比没有强,到老了也算有个伴。女人太高兴了,自己总算有个家了,生活有着落了。


  一个月后,经大队的申请,破格地给跛脚女人安了户口,又到乡镇计生办领了结婚证,也没有大操大办,金生叔叔和跛脚女人就结婚了,跛脚女人也就成了我的二婶。


  (四)


  二婶虽其貌不扬,但是个多才多艺的女人。1990年,偏远的乡村还没有扯上电灯,更谈不上电视。于是家闲时,特别是夏天的晚上,村民一般是三个一团,五个一群拉呱劳磕。孩子们则是捉迷藏,打坷垃丈,游泳。可是,只要二婶一到,老人孩子就“呼啦”围上来,老人要二婶唱个小曲,孩子则要二婶讲故事唱歌。二婶来者不拒,答应所有的要求。


  “孩子们,我先给你们唱个康定情歌。”


  “跑马溜溜的山上,康定溜溜的城哟;端端溜溜地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哟……”


  二婶高亢甜美的歌声,声振林木,响遏行云。好似一阵阵凉风,轻轻拂过人们的心弦,又如一缕缕馨香缓缓滑过鼻翼,是那么清新,那么意爽。


  “好,好!呱唧呱唧!再来一个!”


  “我唱一段川剧‘刺目劝学’罢。”


  “在灯前陪郎君,手拈针线,但愿他勤发奋苦读读书,寒窗下,须守这三更五点……”


  二婶边唱边表演,唱得字正腔圆,演得惟妙惟肖。如果二婶能上“星光大道”的话,一定能拿个什么名次和奖项。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myhjpx.com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24846号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