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精选美文 >  一年又一年 >

一年又一年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精选美文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20年07月03日 18:13热度:82℃

她站在村口的树下,痴痴而又无望地等候。有人说,她疯了、傻了。解救人员对她说,你要想回家,我们送你回去。她决绝地摇了摇头。连瞎眼的婆婆都劝她,唉,一个判了无期的人,还等他做什么呢。走吧,趁年轻,带着两个可怜的孩子,赶快再嫁人吧。她听了,一言

  她站在村口的树下,痴痴而又无望地等候。有人说,她疯了、傻了。解救人员对她说,你要想回家,我们送你回去。她决绝地摇了摇头。连瞎眼的婆婆都劝她,“唉,一个判了无期的人,还等他做什么呢。走吧,趁年轻,带着两个可怜的孩子,赶快再嫁人吧。”她听了,一言不发,眼睛直直地望着远方。那远方,不知是对着她那服刑的丈夫,还是那大山深处的父母。任凛冽的风吹散了舒缓的发,却无法吹散她心里的主意。


  自小,她就是一个把什么都藏进心里却不为人所动的女孩。在那个穷乡僻壤的山村,由于姊妹多,家贫,她早早地就辍了学,跟着母亲日日劳作在那仅可温饱的几亩薄田里。十七岁那年,在父亲的撺掇下,她被许配给邻村有些痴呆症的狗三,父亲的脸上漾着难得的笑,如同开裂的地瓜,为的是得了张家不菲的彩礼。贫瘠的土地里长大的女孩,是不容有自己的梦想的。可她,偏不,她不相信自己的命也像母亲一样苦。她想,但凡有一丁点的机会,她也要飞出大山去,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被外乡人拐走的巧儿,不就是飞出山寨的金凤凰吗,据说她嫁了一个不错的人家,整天里吃香的、喝辣的,连打扮都是城里人的样子,既洋气、又神气。


  她不由自主来到邻居李婶家串门。恰好赶上巧儿回了娘家。“巧姐,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你盼回来了。”她见了巧儿,真的就如同《林海雪原》里的小常宝见了革命的子弟兵一样,眼里闪着期盼已久的渴望。


  于是她和另外几个姐妹一起,顺利实施了“胜利大逃亡”,跟着巧儿逃离了生她养她的大山和父母。出去,她才知道,巧儿生活的地方,只不过是辗转几个大城市之后铁路的末端的另一个乡村,虽然是平原,却也穷得只有随处可见的盐碱地,可以白花花向世人炫耀。然而她还是怀着感激的心情,感激巧儿夫妇两个在乱点鸳鸯谱的交易中,把她点给了他。


  初见他时,他羞怯得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红红的脸,像个关公。似看非看地问她:“你知道吗?是我爹把你买进来的。你今后就是俺媳妇。”她低眉顺眼地应着:“知道”。“你要不愿意,现在还来得及。我去给巧嫂说,让她放过你。”她反复揉搓着双手,不知说什么好,头埋得更深了。他停了一会,转身就要出去。她一把抓住他,他就顺势把她紧紧抱进了怀里。那时,她就在心眼里打定主意,今生今世就是他的人了。


  放眼他的家时,不免又倒吸了几口凉气。这哪像是个家呀?低矮的两间茅舍,他们一间,公婆一间。屋内屋外,除了人,就再没有喘气的东西了。摇摇欲坠的床上铺满稻草,上面直接铺着皱皱巴巴的有些脱落的被单,被子更如同铁打的一般,应该有些年头没拆洗了。进了灶房,更是有些触目惊心,一个四圈都是垢迹的灶台,一张蒙尘的菜板上横三竖四躺着些未及刷洗的碗筷,一个米缸,里面的米屈指可数,一个水缸,缸里的水,倒是清澈见底,连蚊子都不肯在此处安家。


  公公是个瘸子,婆婆是个卧床多年的瞎子,两个残疾人组成的家庭,居然生出如此标致的儿子,也算是他们的造化。这也是她最大的安慰了。他虽然干瘦些,却也眉清目秀,最难能可贵的是他的善良,他知道怜香惜玉,应该能对她好。她要和他好好过,两个人有手有脚,不怕过不好日子。


  他种田,再无以前疲疲沓沓的样子,而是有着使不完的劲,地里的庄稼也就和他一样地精神抖擞;她持家,安下心来把家操持得井井有条,鸡鸭羊兔养了满满的一院子。有了女人,才像个家呀。那为什么古人造字时却在房子下面放头猪呢。为什么宝盖头下不曾放个女人?哦,是放了的,那不就是个“安”字吗:外面是一座房子,房中坐着一位面朝左的少女,把房门一关,真是既平安又舒适。他笑着、想着,直到她怀了孕,更是对造字的先人佩服得五体投地。第二年,他们就添了儿子。他说,菊,你就是我的七仙女。她说,春哥,你就是俺的董永。于是他们俩就一句接一句唱那“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直唱到他一把搂了她亲了又亲。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倒也津津有味。第四年,又添了女儿。计生人员找到他家,他和她二话没说,掏出了准备盖新房的钱。有了人,就不愁有钱,好日子还在后头。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myhjpx.com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24846号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