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精选美文 >  父亲的儿媳 >

父亲的儿媳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精选美文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11月04日 18:13热度:173℃

那年,母亲走了。 大哥还没有媳妇。 父亲已很衰老。 而我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母亲一走,大哥疯子一般,要离开这个家。 父亲得到这消息,终日闷闷沉沉,一言不发。 一家人将失去母亲的悲痛搁置一边。大哥的事揪起了全家人的心。 父亲知道大哥外逃的原因

  那年,母亲走了。

  

  大哥还没有媳妇。

  

  父亲已很衰老。

  

  而我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母亲一走,大哥疯子一般,要离开这个家。

  

  父亲得到这消息,终日闷闷沉沉,一言不发。

  

  一家人将失去母亲的悲痛搁置一边。大哥的事揪起了全家人的心。

  

  父亲知道大哥外逃的原因不是家中失去了母爱,他是要逃离这个不合时宜的家庭——父亲背上了一个坏“成分”。大哥因此说不上媳妇。

  

  大哥要出走也并没有“一定之规”,一时说去黑龙江伐木;一时说去山西下煤窑;去西藏给人放牧……弄得父亲整日心神不宁。

  

  家中无有分纹。大哥便一早一晚去河岸边刨那些残留的树墩头。他想将它们劈成柴火换取路费。

  

  大哥拚命般刨呀刨,不多日子就将家中堆得象一个树墩小山。自然他双手也都是红红的血泡。

  

  后来,大哥应了一句“心想事成”的祝福语,没等树墩换成钱,中央发出了一道“支边”号召。

  

  大哥第一个报了名。

  

  “支边”不象参军那样严格。政审、体检都只是走走过场。因而,大哥一报名就被批准了。

  

  越是这样,村上人越有疑虑。后来任凭村干部怎样做思想工作,就再无有人肯报名。大哥自然也就成了村上的“先进”。

  

  十多天后,大哥和邻村的“支边”人员一起,冠冕堂皇的被送上了去黑龙江的火车。

  

  不久,我们盼来了大哥的来信,信上说,他第三天就到达黑龙江,接着被安排在一个煤矿,给矿工做了教员,一切顺利,勿念。

  

  几行字让父亲看了又看,看了好多遍。父亲似乎放心了许多。但后来,大哥的家信总是迟迟缓缓,总是在我们焦躁不安中跚跚来迟。信中也总是了了几行字。父亲也总是看了又看,看上好多遍。在得知大哥“一切顺利”后,也总是自觉不自觉的长叹一声,低低地自语一句:“一个煤矿上,哪会有多少女孩子……”

  

  不久大哥又当了兵。

  

  大哥当兵更是一个大意外。我们后来才得知,村支书在给大哥的介绍信中,隐瞒了他的坏出身。也许是因为全村只大哥一人“支边”,总算没让村上成为空白?还是觉得一个青年人只身在外闯荡不容易,而大动恻隐?

  

  大哥到了部队后,便很有一些改变,家信更少了,字数也更少了。还将收信人姓名由“父亲大人”改换成了我——他的未成年的小妹。

  

  但父亲看了这样的信,总是微微点点头,很宽慰地说:“你大哥更让人放心了。”但那句自言自语式的叹息却更加凝重:“部队上哪会有多少女孩子……”

  

  有回大哥的来信突然换了风格,问者问哪,还提到我。他信中说“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小妹也长大了,懂事了,能替代当大哥的孝敬父亲了,而自己……”写到此他用上了一大串省略号后,突然将信结束。

  

  那一夜父亲失眠了,很晚很晚,我还听见父亲将席子和铺草弄得“咯咯吱吱”响个不停。

  

  但不久,喜事降临到我家——我在大哥的信封内发现了一张照片,那便是我大哥的媳妇。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