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汇 >  征婚时代(1) >

征婚时代(1)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故事汇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12月28日 13:06热度:138℃

第一章小城富婆的平淡婚姻 她说,相貌上的一般,使她对英俊潇洒的男人望而怯步,而随着年龄的的不断增长和父母的野蛮催促,她不得不匆忙嫁给一个在小城打工的农民工。她说,贫穷曾一度封闭她生理上的欲望。刚结婚不久,她就下岗了,工资不高的父母对她的救济

  第一章小城富婆的平淡婚姻
  
  她说,相貌上的一般,使她对英俊潇洒的男人望而怯步,而随着年龄的的不断增长和父母的野蛮催促,她不得不匆忙嫁给一个在小城打工的农民工。她说,贫穷曾一度封闭她生理上的欲望。刚结婚不久,她就下岗了,工资不高的父母对她的救济几乎是零,因为她在兄妹中是父母最不看好的一个。看到别的男人纷纷下海经商,她多么希望自己的男人也能使这个小家庭尽快摆脱贫穷,然而,失望之后是无奈,她看着眼前这个喝凉水都很知足的男人,在听够了周围同学同事的奚落之后,她终于鼓起勇气,不知从哪里凑了几千块钱,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史。她就是山东Q城靠制造假机油而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富婆岳大莉。
  
  她说,刚结婚时,因为贫穷和对老公的极不满意(她说,别看自己相貌不佳,可总算是土生土长的城里人,那种城里人的气质是乡下人不能比的,所以,对土里土气的老公有些鄙夷),她根本就没有体验到什么叫性福,她说,她只和老公在一起一个晚上,从此就分床而居,而就这一个晚上,就让她有了一个儿子。这以后,除了创业就是照顾儿子。而她的老公陈强,虽说是乡下人,而在城里待得久了,加上自己的不断学习,也渐渐了有了不错的工作,自身气质也有所提高,虽然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在身体上,妻子给予他的只有一次,他却很珍惜这个家庭,早上,做完一家人的早餐,再去上班,下班后,再做晚餐,晚餐后,看看不愿搭理他的老婆,便独自在他的房间里看电视。再说,他老婆也没时间搭理他,她要去车间和工人一起加班加点,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再给她的儿子做按摩。其实这不是她的原名,她原名叫岳晓丽,因在创业期间,她舍不得雇装卸工,一大卡车的货往往是一个人装上车,本来有些强壮的她,渐渐地力气大的惊人,一般的男人在力气方面还真不是她的对手。俗话说,一白遮百丑,而对岳大莉来说,也应该是一富遮百丑吧。这一富,主动上门拜访的亲戚朋友多了,这一富,阿玉奉承的多了,这一富,夸她美若天仙的多了,这一富,想和她处情人的多了,这一富,彻底改变了她在这个大家族中的地位。唯一没有迎合她夸奖她的,就是她的老公。因为她对陈强原始的鄙夷,始终像一把锋利的尖刀深深地插在陈强的心田。
  
  来看望她的异性朋友和同学,不乏有英俊潇洒的,风流倜傥的,小有成就的,总之,在岳大莉看来,都比她老公强。所以,那种对陈强骨子里的鄙夷永远都没有消除。但是,她对家庭的现状还是很满意的,因为她的成功,使她像一位女皇一样,可以傲视她的老公,可以傲慢地在这个三口之家发号施令,所以尽管有几个离了婚的风流男想劝她离婚,但她始终没有动摇。陈强每次下班回家,看到一大帮男女围在老婆面前,谈天说地,而对他却理也不理,特别个别男士对他老婆说的比较露骨的言语,使他很是恼火,而他只能把郁闷和不快埋在心里。他觉得,这是老婆成功的资本,他觉得自己压根就是个农村人,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去干预。尽管还是每天为家庭做两顿饭,但是在心里,他和妻子的距离是愈来愈远了。一个正常的男人,却没有得到在性生活方面应该得到的,已经够悲哀了,再加上心里的压力,陈强感觉自己好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对陈强突然对她提出的离婚,她感到愕然,这样一个穷男人也敢和身价千万的自己提出离婚,她真是感到愕然了。
  
  尽管靠制造假机油发家,但岳大莉依然很看重自己的这份所谓事业,所以依然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工厂,至于男欢女爱的那点性事,在偶尔的瞬间向往之后,便又顷刻被自己的所谓冷酷封杀。她要和这座城市的所有成功者展开决赛,她明知道绝对不会超过那些大成功者,但她必须一如既往的拼搏下去。有个人说,成功的女人,往往折射出一般漂亮女人所不具有的迷人气质。所以围在岳大莉身边转的男人,除了那些在事业上小有成就的男人之外,还多了一些衙门的职权者,凡是做生意的,哪有不和官场打交道的,尤其像岳大莉这种不是做阳光生意的大生意,更得要和官场打好交道。这些经验,也是从她妹夫那里学来的,她妹夫算是这座城市的房产大鳄,每年至少要送给主管房产部门的官员一百万,另加一部高级轿车。岳大莉每年要给公安局质监局工商局的财物加起来也得差不多一百万,而她偏偏又是一个风韵十足的女人,在某些官员那里,除了要她的钱,还要要她的肉。
  
  一个春天的下午,下着绵绵细雨。坐在办公室的岳大莉,在一遍遍咀嚼着工商局长张可立上午对她说的话:小莉啊,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有很多人举报你造假机油的事,本来我给你压下了,可没想到事情让上级领导知道了,要敦促我彻查,我也有些为难啊,晚上你选个地方,我们单独商量一下对策,要是拿不出个解决的办法来,你的工厂看来就得关门了。岳大莉明白局长意思,以前,局长早就对她有过性暗示,但都被她敷衍过去,而这次,她实在想不出敷衍他的法子了,因为局长已给她下了最后通牒。眼看工人们一个个下班离开工厂,偌大的工厂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人。和陈强结婚14年来,虽然和陈强只同床一次,但她还没有想过婚外情的事,现在自己已有大把的金钱,散射着成功女人成熟的魅力,又不是自己意乱情迷,是事业上需要,为了自己的事业蒸蒸日上,那就不要为难自己了。想到这些,岳大莉化了简妆,开着她的别克君悦,一边驶向城郊的度假村,一边给张可立打电话。
  
  路上,岳大莉一边开车,一边给刚放学的儿子打电话:“儿子,妈妈今天加班,你和爸爸先吃饭,不用等我了。”在这之前,岳大莉的晚餐一直和家人一起吃的,因为她特别疼爱她的体质不怎么健壮的儿子,她得哄她的儿子多吃多喝,在她心目中,男人应该高大强壮威猛和霸气,而她的儿子却有些柔声细气,纤弱的像苗条的女生,这一点她很生气,她努力想改变儿子的身体现状,因为她的老公看上去也不怎么健壮,既然她不喜欢老公,怎能眼看着儿子越长越像老公的模样呢。她很明白,这是她不能改变的,因为儿子是陈强的种。不像陈强,又能像谁呢?
  
  就这样杂乱无章地想着,不觉间,岳大莉的别克君悦缓缓停在丰收度假村的停车场。她看到张可立的宝马车就停在一旁。这个猴急的家伙,路比我远,反而比我到得还早。男人要采花,速度就得快。岳大莉蔑然一笑,径直走向接待大厅。侍者迎上前来,微笑着对她说:“请问您是岳女士吗?张先生在伊甸园等您”。岳大莉淡淡一笑说了个是,便随侍者来到伊甸园。伊甸园布局精致,格调高雅,有餐厅,有卧室,有小桥流水,还有游弋的观赏鱼类以及散发清香的各色花朵。这家伙,知道老娘有钱,专挑消费高的房间。岳大莉心里虽有点不舒服,但还是首先向张可立露出了笑脸:“还是张局长做事雷厉风行啊,比我路远,比我先到。”张局长起身迎向岳大莉,用暧昧的语气说:“小莉是越来越漂亮了。”他拥抱了一下岳大莉,两人便挨身做下开始饮酒用餐。岳大莉见张局长除了喝茅台意外,还偶尔掺进壮阳酒。看来这家伙今晚要捞老本了,唉,为了事业,老娘也来个舍命陪君子,豁出去了。于是两人觥筹交错,兴致甚高。不觉间,两人已是醉意朦胧,张局长更是欲火燃烧。
  
  两人赤身裸体,不知在床上睡了多长时间。岳大莉猛然醒来,赶紧抓了传单盖住身体,看着墙上的时钟,呆愣片刻后,便赶紧起床穿衣。张可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宝贝,忙什么,天亮再走吧”。“不行,都快五点了,回家还得和儿子一起吃早餐,然后还得送儿子上学。”岳大莉边说,一边继续穿衣服。张可立一听,反而起身抱住了岳大莉,并把手伸向她的胸部,“小莉,你太令人销魂了。”岳大莉禁不住,再想想自己那个不阳光的事业,便又倒在张局长的怀里。
  
  虽说,这一晚上花了岳大莉一万元,有些心疼,但岳大莉还是自我安慰,值,值。她的工厂仍可高枕无忧继续运转,一万元几天就赚回来了,再说,在性事方面,虽然自己不是很情愿,但这么多年了,也确实体验到了作为女人的快乐,何况,给自己快乐的是一个有实权,身体健壮威猛霸气的工商局长,这样的男人,不正是自己所向往的吗?岳大莉一边想着,一边加大油门向家中赶去。以前这个点,该是她开车送儿子上学的时间了。而就在她等红灯的时候,她看到她老公骑着自行车带着儿子向学校方向赶去。那一刻,她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但很快,她又打消这种愧疚,自己辛苦这么多年了,偶尔享受一下也不算什么,更何况是为了工厂。虽然她一直这么自我安慰着,但内心还是有些许的不安。因为她看到,骑着自行车的陈强在过绿灯时,向她这边瞟了一眼,而恰恰就在这个时候,一旁宝马车里的张局长正和她暧昧地打着手势。如果这一幕让陈强看见,他会怎么想呢?反正他不会在这个家庭兴风作浪,岳大莉以为事业毫无成就的陈强即使怀疑她点什么,也不会对她怎么样,因为这个家庭的经济大权在她手里。无论怎么样,这个家庭还是要保持完整的,因为孩子需要完整的家庭,要母爱,也要父爱。岳大莉直接去了自己的工厂,张可立则直接去了工商局。尝到甜头的张局长,便隔三差五以上级彻查造假工厂为由,要岳大莉出去和他开房。而岳大莉为了保住自己的财源,也和张局长达成了默契。
  
  在岳大莉与陈强偶然的一次对视中,她发觉陈强看她的眼神变了,由保持了多年的平淡变成对她的一种鄙夷,对她说话的语气也变了,由保持了多年的平和变得有些怒气和傲慢。岳大莉心里感到有些诧异,莫非他知道了自己和张局长的事,不管他怎么怀疑,他没有证据,就不敢对我怎么样。有了这个想法,岳大莉并没有把丈夫的变化放在心里,夫妻依旧冷冷地分居,在一起吃饭,只有她哄儿子吃饭的声音,除此之外,空气如凝滞一般。每次吃完晚餐,陈强总是长长舒口气,然后到自己的房间看很长时间的电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陈强这样喃喃地想着,直到沉沉睡去。
  
  这年冬天,因装修房子,岳大莉一家三口搬到工厂居住。经过岳大莉的精心布置,在工厂的住处也能胜过刚装修的新房。这一天中午,岳大莉的同学和朋友前来庆贺。几番觥筹交错,个个喝的酩酊大醉。谈笑间,不觉已是夕阳西下。这个点,该是岳大莉开车去接儿子的时候。可是今天她也喝多了,就有朋友劝她不要亲自去接儿子,给她老公打电话,让她老公去接儿子。于是,岳大莉便拨通了老公的电话,语气不失以往的傲慢:“今天我不能去接儿子了,你去接吧。”
  
  陈强冒着寒风,骑着自行车把儿子接回工厂。一进门,陈强看见岳大莉的那些同学和朋友,在毫无遮拦地谈些荤段子,那种无视他的肆无忌惮的神态,着实令他恼火。因当天实在太冷,儿子陈超一进门,就接连打了几个喷嚏。一直心疼的儿子的岳大莉,看着儿子在如此寒冷的天气穿的如此单薄,把矛头直指陈强:“你是怎么搞的,怎么让儿子感冒了。你怎么不给儿子穿的厚一点。”
  
  “平时都是你开车接送儿子,所以儿子穿的少,今天你没去接孩子,反而还责怪我,你讲不讲理,你以为多挣点臭钱就不得了吗?”陈强越说越来气,对岳大莉的那些同学和朋友也来了气:“明知道她要开车接孩子的,你们还让她和那么多酒。”岳大莉是很看重这些同学和朋友的,一听丈夫如此指责,火气更大:“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指责我的同学和朋友。”“你是好东西,和工商局局长睡觉,你是好东西和派出所所长睡觉,你是好东西,和那些当官的睡觉,就你挣得这份家业,给我六百二十万,我都不稀罕。”陈强倒豆子般的爆料,并没有惊呆在坐的人。他们都明白,这座城市大部分暴发户都在造假,既然靠造假发家,能不和官场搞好关系吗?男的暴发户,除了送钱,还得给当官的找女人。女的暴发户除了送钱,恐怕就的亲自上阵了。这似乎是这座城市的潜规则了。而有些人想造假还造不起来呢,想攀当官的还攀不上呢?岳大莉能和当官的睡觉,反而引得某些女同学的羡慕,这一睡可是挣得千万家产啊,这也叫能力啊。此时的岳大莉,哑了一般,半天说不话来。倒是她的一个同学站出来帮她辩白:“陈强,你没有证据,怎么能这样伤害你老婆,你老婆挣下这么大的家业多不容易啊,你应该好好照顾她才对。”
  
  “这些日子,我在单位简直抬不起头,没有不透风的墙,我那次送孩子上学,看到你等绿灯,也看到那个张局长和你打招呼,我并没有想的太多。可单位的一个领导对我说,曾看见你的车和张局长的车在一个度假村同时停了一夜。而你却和儿子说,你在工厂加班。你怎么解释,怎么解释。现在在外面关于你和某些官员的绯闻传得沸沸扬扬,你却自得其乐,引以为傲,简直不知廉耻。结婚十四年来,你根本就没有把我当个丈夫看待,我虽说是农村人,可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岳大莉,你听着,我早就受够了,今天我郑重宣布,我要和你离婚。”陈强热血沸腾,多年的郁闷终于像一道洪流倾泻而出,又像一道闪电,闪亮心田。
  
  “什么,你要离婚。”岳大莉惊愕地看着斗牛一般的陈强,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她心里如打翻五味瓶,这小子疯了吗?敢和身价千万的我提出离婚,有多少比陈强好的多的男人想得到我啊,可是为了孩子有个完整的家庭,我都没有先提出离婚,虽然这只是一桩名存实亡的婚姻。而此时,岳大莉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她表面上已经不敢和陈强辩解了,只在心里辩解:我不这样做行吗?我这样做还不是为了儿子的未来,多给儿子攒些钱,可你陈强从上班就没有交给家里多少钱,虽然我不缺钱,谁知道你在外边找不找女人。不过怎么想,她对陈强首先提出离婚确实感到愕然。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myhjpx.com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24846号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