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文学 >  办证的故事 >

办证的故事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短篇文学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20年07月03日 18:41热度:102℃

儿子大学毕业那年,我从单位辞职了。虽然在原单位也拿着整一千的工资,但比起儿子每学期几大千的学费和不菲的生活费,就有点捉襟见肘了。好在我早年当过商店经理,做点小生意倒还轻车熟路。 为保险起见,我决定做自己熟悉的烟酒副食生意。首先,得办理烟草零

  儿子大学毕业那年,我从单位辞职了。虽然在原单位也拿着整一千的工资,但比起儿子每学期几大千的学费和不菲的生活费,就有点捉襟见肘了。好在我早年当过商店经理,做点小生意倒还轻车熟路。
  
  为保险起见,我决定做自己熟悉的烟酒副食生意。首先,得办理烟草零售许可证。朋友告诉我,现在办证挺难,首先得二百米内没有烟店,其次,还要看周边地区烟店布局是否合理。第一条倒是硬指标,第二条就看不见摸不着了。这就是人家执法部门的高招。说你不合理你就不合理,谁叫人家是垄断行业呢?
  
  口岸好的街道烟店早就星罗棋布。我只好在二环路边的一个小巷找了个二十来平方的门市。看了看附近只有一家红旗连锁和互惠超市,其它好像没有卖烟的铺子。就和房东谈妥了价格,并交纳了一千元的定金。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按照规定,准备好了申请、房屋租赁合同、身份证等一应资料,就直奔市烟草局而去。
  
  烟草局位于市中心,和烟草公司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大楼外边,一排停着烟草送货车,一排停着烟草执法车,显出与众不同的气派。
  
  我问清门卫,径自来到五楼办证室。猛一抬头,一排烫金红字映入眼帘,上书:一张笑脸、一个微笑、一声问候、一杯热茶,旁边配上一幅洋溢着姑娘灿烂笑容的画像,顿觉心里热乎乎的。我来到主任室,听得里面有谈话声,稍一犹豫,还是推开了门。一位烫着卷发、打扮时髦的中年女人手里拿着一个厚厚的牛皮信封,正和一个瘦猴样的中年男子谈着什么,猛一见我进来,忙不迭地往桌下塞,脸瞬时变得青白。不过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她就从宽大的办公桌下抬起头来,笑吟吟地看着我。“办证”,我随即把一摞材料递了上去。一听说办证,她的笑脸顿时转为严肃:“下星期一来”,我不解地望着她。她用手往墙边指了指,就把头埋了下去,再也不说话了。我转身一看,墙上写着告示,办证时间:星期一至星期二。唉,怪不得今天冷冷清清。没办法,我只得泱泱而归。一路上,我都在想那女人的变脸。起初的青白脸,估计与那信封有关;因为不知道我的来历,所以笑一笑,那是老道;后来知道是来办证的,一下严肃起来,那是职业习惯。
  
  星期一大早,又往烟草局跑。这回先在门卫室问清主任姓钱。刚要推门,又有说话声。是钱主任的声音:你今后要考大学、读博、出国留学,我都供你。不要难过了。我推开门,看见钱主任的眼睛红红的、眼神柔柔的,正用手轻轻抚摸着一个年约十二三岁孩子的头发。见有人来,孩子出去了。钱主任接过我的材料,翻了翻,脸上旋即恢复了古板的严肃模样:还要补一张5寸的门市全景照片。第二天,我补上了照片。桌后依然是那张古板的脸:一个星期后来拿审批结果。七天后,我如约而至。还是那张古板的脸:经审查,你申请办证所在地,已有两大超市,能够满足需求。不拟再设新点。我完全没料到会是这个结果。我恨恨地盯着钱主任。不知为什么那张在儿子面前如此柔和的眼神,这会儿对我却变得如此冷漠?
  
  单位回不去,其它行业又不熟。我横下一条心,那一千元定金豁出去了。于是,我又到更为偏僻的三环路边的一个新区物色了铺面。整个小区只有两家批发食品的,没有一家烟店。口岸不好,慢慢练呗。房东张口就要预付一年租金,我也照付了。心想你钱主任还有什么话说?
  
  照例又是七天等待。当我满怀希望去找钱主任时,她依旧端坐在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后,头也没抬地递出一张表。我一看,顿时傻了眼。那上面分明写着:查该小区已办两证,暂不新添。我争辩说:明明就没有烟店嘛。钱主任露出不屑的目光:有证与经营是两回事。今天不卖,明天也可以卖嘛。
  
  回家的路上,我腿像灌满铅似的。平常十分钟的路程,足足走了一个小时。
  
  妻子默默地陪着我,整个晚上谁也没说一句话。
  
  第二天,一个老同学登门,听说这事,连连责备我:你呀,就是不把老同学放在心上。放心,这事我给你搞定。说完出门打了一个电话。回来对我说,他一个朋友是烟草局主管局长,现正在党校学习。叫你明天把材料交上去。他给钱主任打个招呼。等学习回来就给你批。我大喜过望,再三谢过老同学。
  
  有关系果然不一样。那天钱主任脸上一直挂着微笑,和那画上简直笑得一模一样。出门的时候,我想,要是钱主任一直都是这样笑着,那该多好呀。
  
  孰知天有不测风云。七天后老同学来电话,说朋友犯事了,是经济问题,已被双规。
  
  煮熟的鸭子飞走了。我郁闷得跑到一个酒吧喝闷酒。
  
  刚落座,就听见屏风后面传出两个熟悉的声音,分明是钱主任和那个瘦猴。只听钱主任说:那天他可能发现了我的信封。瘦猴安慰她,怕什么,他又没有证据。瘦猴说的证据二字提醒了我,我顺手拿出手机,按下了录音键。钱主任说,看见局长犯事,有点害怕。还是把拿烟草户的钱退了算了。瘦猴威胁说,拿了再退,性质一样。小心点就是了。那小子现在没法了,敲他万把块钱没问题。钱主任叮嘱说,你自己不要出面,他见过你。瘦猴连连答应。听到这里,我酒也顾不得喝了,悄悄的溜出了酒吧。
  
  酒吧的巧遇,才使我明白了办不到烟草证的原委。我恨死了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同时,我想好了对付他们的办法。
  
  晚上,我把酒吧的发现对妻子讲了。妻子慌忙问我怎么办?我便对她讲了我的主意。妻子问,行吗?我说,放心,准行。
  
  我的三环小店开业了,生意很秋,连房租的钱都不够。我也不心急。我在坐等鱼儿上钩。
  
  一天傍晚,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来到店前,东瞧瞧、西看看。我一瞧,准有戏。果然,那男人开口就问我办不办证,并要价一万元。我做出无可奈何之状,同意议价办证。双方约定,一星期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证。
  
  一星期后,矮胖男人如约而至。为了让我放心,让我当场向烟草公司电话订货。不一会,烟草公司的送货车就把我订的200条香烟送到了。于是,我按照约定支付了一万元辛苦费。当然,这一切都被我妻子悄悄的摄了相和录了音。
  
  第二天,我走进钱主任的办公室,掩上门,给她展示了所有相片和录音,要求她十天之内退还我的一万元,否则,就把证据上交纪委。看着钱主任由红转青继而发白的面孔,我第一次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不到三天,我就收到了原本属于我的一万元。妻子连夸我有本事。不知为啥,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六一”前夕,社区组织个体户到福利院给那些不幸的儿童送温暖。在那些夹道欢迎的儿童中,我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钱主任的儿子么?怎么会出现在福利院里?一位福利院的老师告诉我,这位孤儿叫王斌。父母死于一场车祸。是烟草局的钱主任一直出资抚养他,已经整整十年了。我一点也没想到,这个我如此鄙视的女人身上还有那么一点良知和人性。
  
  当晚,我给钱主任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你对一个孤儿的爱心让人感动。那些证据我已经全部毁掉了,衷心期望你不要再让一个孤儿失望。
  
  后来我到烟草局办事,听说钱主任出事了。由于是自首,加上退赔彻底,被判处缓刑。后来到福利院当了老师。而那个瘦猴,原来就是办证处主任,因为劣迹不断,被贬为一般工作员。钱主任就是被他拉下水的。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myhjpx.com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24846号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