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文学 >  我不是坏人 >

我不是坏人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短篇文学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5:43热度:196℃

刘茗被铐在了酒店客房的暖气片上,穿着一双嵌了珍珠的脚丫拖,两腿修长笔直并拢,微微低着头,长发遮住了白皙的半边脸,双唇紧闭。如果不是她带着刑具,还真有点像韩剧的角色。

“羊珊”是她在大郊亭夜总会的化名,她在北京隐姓埋名五年了,很少有人知道她的真名实姓。夜总会是她最好的藏身之地,因为在这里工作不需要提供身份证。

北京上千家夜总会,发音为“羊珊”的姑娘有三个,这给来自内蒙古C市刑警大队的抓捕人员带来了不小的阻力。昨天早上,他们敲开了一扇门,抓到一个湖南口音的姑娘,错了。警方要找的那个“羊珊”是个内蒙姑娘,她与五年前的一桩血案有关,那时的她还不满二十岁。

“你好像有些内蒙口音啊?”在夜总会门口,我笑着问她。

“是啊,”她笑道:“我是内蒙人。”

我握着她的手,没有松开。一旁的小马拿出了铮亮的手铐,锁住了她的双手,说:“刘茗,你被捕了。”

她先是一怔,怎么会有人叫出了她的真名?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不带丝毫反抗地跟我们上了警车。

刘茗被铐在了酒店客房的暖气片上,穿着一双嵌了珍珠的脚丫拖,两腿修长笔直并拢,微微低着头,长发遮住了白皙的半边脸,双唇紧闭。如果不是她带着刑具,还真有点像韩剧的角色。

“脚镣就不给你戴了,老实交代吧,你还年轻,争取宽大处理!”刘队说。

“求求你们不要把这事告诉我的父母,我妈妈患了癌症住院化疗呢……我不是坏人。”说完,她就开始抽泣起来。

站在一旁的我,眼中有液体溢出。想起了五年前,锒铛入狱的我也是这么对警察说的。

来北京之前,我是一家乡办酒厂的工人,每天负责检验几十箱白酒。十个手指一夹,八个满酒的瓶子就起来了,手腕一翻转,八个瓶子全部倒立,看一眼,没什么杂质,就算合格。别人一次最多只能抓起六个瓶子,他们的工作效率远不如我。

我身高一米九,体格健壮,肌肉匀称。质检科长对我说:阿龙,你这条件应该去北京当模特。于是,十年前,我就来到了北京。

先是当保安,给一栋大厦看大门,三百块一月,包吃住。与几个同事住在地下室的集体宿舍,冬天没暖气,夏天蚊子多,永远不见阳光。行!没关系,“有梦想谁都了不起”,我想我应该坚持下去。虽然每天吃的都是以白菜土豆馒头为主,但我仍然不忘锻炼身体。没钱去健身房,每天就趴在地上做几百个俯卧撑。因为梦想是模特,所以保持身材最重要。

一天,在大厦举行了一场规模较大的模特大赛,作为大赛安全保卫工作的负责人,我偶遇了一位模特经纪人,他给我发了张名片,让我第二天去他们公司面试。

就这样,公司老板除了对我身上的纹身有些不满之外,我以优越的条件顺利成为了北京金思路模特公司的一名职业模特。经过一番专业训练之后,我便开始对外接活了。收入很不错,最高的时候,月入两万。但我渐渐发现,很多男模开着名车戴着名表,有的还住着高级别墅,而他们的收入并没我高。后来我才知道他们都是被人包养的!我为此感到羞耻,我怎么可以跟这种人一起工作呢?时常,我也听到朋友无意中对我说:干模特这行,有几个不卖的?那口气就好像提醒我要“入乡随俗”似的。人要脸树要皮,我不要脸,我父母还要脸呢。为了名声,我离开了模特公司。

我还能干什么呢?书到用时方恨少!我初中都没有毕业,在这座城市,如果不干模特,合适我的工作恐怕除了保安,就只有服务员了。保安,我已经不想再干了,模特的路不会再走……我的理想是什么?我陷入了迷茫。以我的技能,去建筑工地当工人都不够格。既然如此,那么就去饭店当服务员给人端菜吧。老板很爽快,每月八百元,与我之前在金思路月入两万比起来是天壤之别。但我对此很满足,按照我父亲的说法,男人应该靠自己的力气、胆识、魄力与脑筋挣钱,而不是脸蛋。是的,男人就该这样。

没干多久,老板就半真半假地对我说:“阿龙,你太健美了,搞得客人吃饭都不敢大声喧哗了,他们都以为你是黑社会给我看场子的……并且你上菜走路的姿势特像T台上的模特。我觉得大材小用你了。真对不住……”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myhjpx.com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24846号

顶 ↑ 底 ↓